17k小说网 > 一剑戮天 > 乌龟李老

乌龟李老

        成鹤年循着声音,跟这月灵狐越走越远,却见月灵狐从草里钻出来,嘴里叼着一只晶莹剔透的果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道心果?”成鹤年一眼认出,有些惊讶:“这是从哪儿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月灵狐晃了晃脑袋,得意洋洋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听师姐说,道心果只在太微峰上有几棵树,五十年结果。如果在咱们峰上有了,可不是小事。”成鹤年寻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狐狸你可别闹了,这是大事,你在哪儿找到的?快带我去看看。”成鹤年收起玩闹神色。

        月灵狐摇摇尾巴,跑出许久,见前方一处断崖,心想这道心果莫不是在这断崖之上寻着的?

        小心翼翼绕过去,却发现月灵狐正扒着一个挂在老藤上的粗布行囊,里面又滚出来两颗道心果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是奇了怪了,敢情这道心果真像路边野果,随手捡些就成?

        成鹤年靠近,翻看那粗布行囊,却见行囊内部空空荡荡,再转眼间,一个拳头大小,老头一般的乌龟却突然出现在包裹内。吓得成鹤年一惊,呼叫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月灵狐奇怪的望望成鹤年,拉出小爪子扒拉开行囊,却什么也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得见本仙?”乌龟老头从行囊中爬出来,挥了挥手,想吸引成鹤年的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成鹤年心想这事出反常必有妖,这老乌龟张口就是本仙,恐怕是个不小的妖怪,再看月灵狐模样,全然没注意到这老乌龟,恐怕也只有自己能瞧见。

        寻思片刻,成鹤年只装做眼前空无一物,无论那老乌龟如何叫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狐狸,我看天也不早了,咱们早点回去吧。”成鹤年镇定的捡起地上道心果,强忍住眼神不朝老乌龟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奇怪了,既然看不见我,刚才叫换个啥?”乌龟老头缕着自己长髯,疑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方才感受到些许夜摩天的气息,怎么看都觉得这小子有问题”

        成鹤年耳边传来乌龟老头疑惑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如本仙把这狐狸魂魄抽干,再扒了皮做一身衣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乌龟声音陡然变得狠毒,成鹤年只觉身后一阵罡风,惊得他瞬间飞出,抱住月灵狐。

        半晌,没有什么动静。

        成鹤年望着怀中一脸无辜的小狐狸,发现它身上没有丝毫希望,自己也没有受伤的感觉,扭头看去,发现老头乌龟正一脸坏笑的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老弟,挺能装啊。”老头乌龟乐呵呵的看着成鹤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?”成鹤年一脸警觉,抱着月灵狐站起来,稍稍往后靠了两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本仙周游此处,遇着有缘人想收做徒弟,我看小老弟骨骼惊奇,有龙凤之姿,心性醇厚,实在是大大的有缘人。”老乌龟故作玄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可别框我,我读书可不少。”成鹤年想起跟魏先登一起被赵师姐关在藏书阁的日子,背后一阵冷汗。看着乌龟他又说到:“这三颗道心果我以为是山里

    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    结出来的,既然是你的我肯定不会强占。这样,我把果子放在这里,咱俩进水不犯河水,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乌龟一脸苦楚,连说到:“别别别,小兄弟,有话好说,有话好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想惹麻烦。”成鹤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头乌龟从行囊里掏出一颗木鱼,一边敲一边唱道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兄弟,你听我讲,我本是,那天上福寿仙呐啊~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悠哉悠哉在洞府,整日种树又养花呀唉唉唉唉~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恨那帝释天,挑起那天地战呀,可怜我,被殃及,是丢了洞府也丢了身呀,唉唉唉唉唉~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停停停,您好好说话。”成鹤年一脸茫然,赶忙摆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头乌龟一把鼻涕一把眼泪:“我看呀小兄弟~哎,别走别走,我好好说,好好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这乌龟老头所言,自己是上界一个人畜无害,只爱养花弄草栽树读书的散仙,被卷入到一场大战之中,自己洞府里的千万年积累,全都被夺走,自己也被人暗算,只能带着自己须弥宝袋逃到人间。

        途中又被追杀,差点形神俱灭。想起下界飞升的朋友说过这太微山灵气氤氲,能保住自己残魂,才强撑着一口气,来到这山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奈何这太微灵气再盛,也只能勉强维持住形体,刚到这山间,便没有半点手段,只能靠着这须弥宝袋,半步也离不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在这山中不知过了多少时日,唯一的消遣便是听山中飞鸟走兽闲谈,才能消磨点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偶然听一对常来此处的鸟提及太微峰上有道心树,他才升起一丝希望,拼死显形,请那对鸟儿衔来树枝,自己在须弥宝袋中栽种,这才保住自己神魂不散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正好是这须弥宝袋中道心果成熟之时,他按照约定拿出两颗果子赠予飞鸟,哪想到刚拿出一颗果子便被月灵狐叼走了,气的他是又叫又骂。

        奈何仙人殊途,他仙力尽失,莫说凡人,就是这稍微开了灵智的月灵狐,也是瞧不着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无奈之下,他又只好从树上摘下两枚道心果,还没等到鸟儿来呢,又被月灵狐截了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成鹤年听这乌龟老头所说,是又觉得可怜又觉得好笑,心想这老乌龟说的头头是道,也不像假话,只是这竹筒倒豆子一般全都吐露出来,真的是比魏先登还要藏不住话。

        "那我把三颗果子还给你。"

        "哎呀,小兄弟,你怎么听不懂呢!"老乌龟急的满脸通红:"你得救救我啊!"

        "我哪知道你是不是妖怪,我听师姐说这世上好多妖怪专门装好人,靠近人吸食人的精气。"

        "哎呀!气死本仙了。"老乌龟气的往后一躺:"本仙原本以为自己命不该绝,遇着个能看见我的人,没想到却是个榆木脑袋!"

        成鹤年其实心里已经知道这乌龟所言非虚,但是听他方才所说,被上界神仙一路追杀至凡间,恐怕不是什么小仇,自己无缘无故招惹这个祖宗,指不定有什

    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    么后果呢。

        "算了算了,你扶我起来,我翻不过来了。"老乌龟一把眼泪一把鼻涕,竟然哭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成鹤年见他这样,于心不忍,于是小心翼翼伸出手帮他翻过身,刚一碰到龟壳,龟壳与成鹤年同时发出灿金色光芒,成鹤年额头上的卍字伴着一身梵音转着圈出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"你小子什么来头?"乌龟吓得直往后爬,脚都爬出残影:"我说刚才感到夜摩天的气息,没想到真的是你!"

        成鹤年没有说话,感受着这周身佛光带来的淡淡舒爽。

        乌龟见成鹤年没有说话,小心翼翼的问道:"你不是来杀我的吧?"

        "我像吗?"成鹤年此时宝相庄严,说话都带着一丝威严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"你跟夜摩天什么关系?他不是被帝释天封印在黄泉了么?"老乌龟忐忑的看看成鹤年,见他仍是不肯说话,长叹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"既然你不愿意说话,那我也不自讨没趣了。"乌龟老头低着头,佝偻着站起来,缓缓朝须弥宝袋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脚踏进宝袋,乌龟老头像记起来什么,扭过头,轻叹道:“这三颗果子,你自己留着吧,太久没跟人说过话了,当做个谢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成鹤年望着这心灰意冷的老乌龟,不知何故心里生出一丝同情:“哎,我也没说不帮你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乌龟老头猛的转过身来,泪眼婆娑:“真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!不过我现在还不能完全相信你,不过既然你忌惮这金色光芒,我也有个跟你说话的底气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成鹤年四下观察,低声说道:“你既然能凭着一根树枝就把道心果种出来了,肯定有你的神通,要我找这些天材地宝也不打紧,只是有这些天材地宝的地方不说九死一生也是龙潭虎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只要肯帮我,我定然全力帮助你!我这别的本事没有,只要后面材料足够,你就是到鬼门关,我也能把你拉回来。而且只要你愿意,这些个所谓天材地宝,你当饭吃我都能供着你。”乌龟老头拍拍龟胸脯,颇为自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行,你跟我都有一些秘密,你不说我也不会问,但目前咱们算是合作关系。”成鹤年伸出手:“我看我这金光对你也是有些好处的,不信你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乌龟老头顺着成鹤年手指方向,发现原本破碎的一块龟壳竟然不知不觉间恢复如初,眼里一阵惊讶,不住说出来:“你莫不是修的那铸魂养基的上界佛门心法?”

        成鹤年不置可否,朝乌龟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。”乌龟仙人眼冒金星,喜悦之情溢于言表:“好家伙,我命不该绝啊!你放心,我定助你成大道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叫成鹤年。不知道你叫什么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本名姓不足挂齿,也容易惹祸患,你喊我一声李老头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以后称你做李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成鹤年背起行囊,系在背上,将两枚道心果小心置在树枝上,趁着四下无人回了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(本章完)

  https://www.17kxsw.com/52_52899/14104258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17kxsw.com。17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17kxs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