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k小说网 > 反派小媳妇的逆袭指南 > 第097章 拉人担责

第097章 拉人担责

        白水芸眯起眼,定定道,“我不怪你,只是我要与你说清楚,我和他,是平等的,不存在什么谁比谁有身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若自觉高人一等,那么我和他的关系便要就此结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路婉秋没说话,只觉得很羡慕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哪哪都好,模样,性格,运气。

        相较于她,她像是生在福窝窝里的人,而她,仿佛是个没人要的弃婴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正为她揉着脑袋,因为想自己的事,手上忽然没动了,这让白水芸忍不住抬了头,向她投去了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婉秋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路婉秋脸上是哀伤之意,听她问,却强装镇定的摇了摇头,“没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水芸并没有被忽悠过去,她似是看出什么来,暗暗想,莫不是她瞧到她和李承远的情况,忽然觉得自己的婚姻有些可悲?

        人么,便是如此,没有对比,便不会有伤害,或许之前她觉得自己过得挺好的,但有了对比之后,便会忽然像是从高台上掉落一样,无比失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婉秋。”她忽然唤着路婉秋。

        路婉秋嗯应,“怎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每个人的想法不一样,我是觉得我和任何人都是平等的,所以我只接受这样的关系,但是,你不一定非要有这种想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有这种想法。”路婉秋否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路婉秋笑笑,“自然没有,我从来都没觉得你想的,便一定是对的,我便一定要有这种想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就好。”可是既然没有这种想法,那为何她会那般难过?

        她想要问,可又担心会伤到她,有些话,不说出来,只是隐痛,但若说出来,便可能是重重一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暗暗叹息一声,最终,白水芸决定不问,她不想说,她便不要问,她想,如果有必要,她一定会告诉她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说,便是她想隐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方才说的拉上三王爷担责,是怎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咱们合计一个可以交待的理由,将这个理由中加上三王爷,那样便不会是婉秋你一人担责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到时候即便爹不高兴,也不会过于责怪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怎样的理由足够交待?”她疑惑问。

        白水芸眼珠转溜着,似是在思考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一会,她说,“就说我和你临时决定出游,因为太晚了,索性没有归来,在外头夜宿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这样的出游,不止要加上三王爷,还得加上我夫君。”要不然她陪同他们两人出游,这理由不是太怪了么?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那就这么定了,咱们回府给交待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应过后,没有催着白水芸走,而是帮她梳了头发,理了衣服,然后才同她一道朝房间外头走。

        要同白水芸一块回丞相府,路婉秋自然要跟言君奕说上一声,没想到言君奕听了路婉秋的话之后,打算跟她一同去丞相府。

        路婉秋极其惊讶,“夫君,你要跟我一块去丞相府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你不是说你害白小姐喝醉了酒,导致在咱们府上夜宿了,现在得去丞相府给个交待么?你一个人去给交待,不如咱们一块去得好,毕竟我与丞相还算相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为了出府,路婉秋将她和白水芸要做的事如实的说给了言君奕听,这会听他这么说,路婉秋眼珠转溜起来,他要去给交待,应该不会是为了她吧?她觉得他是想讨好女主,顺便和女主套套近乎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一想,路婉秋便觉得自己得阻止这个事,毕竟让他和女主走太近的话,对她自己不利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越快的转化成绝对反派,她就越危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夫君,我觉得我一个人去就行了,你不用去,你忙得很,没必要为了这点小事陪我一块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况且,咱们两个女人一道走,你一个男人跟着着实有些不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夫人,我不忙,也不觉得这是小事,我还是同你一块去吧。”看她一本正经的拒绝他,言君奕淡定驳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路婉秋拧眉,“夫君,你不觉得以你的身份做这种事,有些丢面子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觉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淡定的吐出三个字,眼底满是笑意,因为,他瞧到她小脸拧巴得跟麻花似的,好似很不喜欢他这样的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罢了罢了,阻止不了他,那就不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小脸拧巴了一阵,路婉秋摆烂了,幽幽道,“既然夫君执意如此,那咱们便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丢下话,也不等他,径直转身离了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她离开的步伐那么急促,还带着些气恼之意,言君奕无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他不紧不慢的跟上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言君奕虽说是要跟路婉秋她们一块去丞相府,但他不好与两人坐一辆马车,而路婉秋亦不可能丢下白水芸自个独坐,所以,便只能言君奕自个乘一辆马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坐在马车上,看着空空的马车,忽然叹息一声,没有那小女人坐的马车,竟是如此无趣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等回程时便会有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嘶……”另一马车上,路婉秋打了个冷颤,眉头拧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白水芸关切看向她。

        路婉秋摇头,“没事,就是忽然有一种后脊发凉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有得罪什么人么?”白水芸第一时间想到这点。

        路婉秋笑笑,“我大门不出,二门不迈,什么时候能得罪什么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白水芸苦笑,“我一样大门不出,二门不迈,可依旧有得罪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是想到了府中的人么?那些针对她的人?

        路婉秋眯了眯眼,温声道,“招祸之人,也必招福,你觉得有人盯着自己不好,可是危险和机会是并存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么说……貌似也没什么毛病,而且我觉得福是大于祸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路婉秋点头,“是,福大于祸,所以,你是大福之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水芸沉默一阵,忽然啧叹出声,“我发现你真的很会安慰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每次都能绝对的安慰我,让我瞬间便觉得舒服许多,果然,能和你相识,是我之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么说,我觉得非常荣幸,因为这种被人需要的感觉,让我觉得非常的……怎么说呢,就感觉心里暖暖的,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一种使命感。”她准确的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使命感?好像确是如此。

  https://www.17kxsw.com/43_43943/14104284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17kxsw.com。17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17kxs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