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k小说网 > 士国 > 第三十九章 迎敌

第三十九章 迎敌

        树木遮天蔽日,林子里光线昏暗。

        满是堆积物的地面高低不平,有的地方积雪过膝,踩下去连马都会被陷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幸好没起雾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听了那个故事,稚英心里便对这里的雾保持着警惕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两天,晟原总跟稚英并骑而行,不时向他请教辨认方向和区分植物种类的知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确定咱们抄了条近道吗?”他这时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咱们走的是条直线。”稚英回答道,“所以应该算是最近的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话不错,小兄弟。在这种地方,最聪明的选择就是认准方向一直前进,绝不绕行。”申无去忽然从后面林子里钻了出来,“仄铎大人刚刚下令,今晚在这小山坡上宿营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刚才跟着仄铎大人离开小队在附近绕了一圈,不知怎么竟绕到后面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稚英勒马观察,他们此刻正位于小丘之巅。这里积雪较薄,地面露出了岩石,还有块寸草不生的空地。而且这里四周树木并不稠密,能看得较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里挺适合宿营。”晟原拽着缰绳,原地转了一圈说。

        稚英胯下三岁母马接连后退几步,令他不得不再次拽紧马辔,好让它止步。从中午开始,他的马儿就变得烦躁不安,若不使劲催促,早就不愿往前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申无去驻马停在一块高出积雪,颇为阔大的青石上查看地势。在他身后,仄铎大人带着马队已陆续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这里吧。”仄铎大人冲申无去驻马之处抬了抬下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拍了拍自己的大黑马,左右看了看。他的大黑马踏着花步,欲行又止,鼻孔使劲呼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没注意到吗,想让马儿往前走,正变得越来越困难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父亲,我的马也是这样,有什么不对劲吗?”晟原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马是种嗅觉灵敏,且远比咱们警醒的动物。”申无去替仄铎大人向他公子做了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认为呢?小伙子。”仄铎不置可否,却转身问稚英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稚英早已觉察到异常。他的马已越来越不听使唤,越来越爱掀动鼻孔呼哧呼哧喘气。通常来说,这是它预感到前面藏有危险的表现。稚英相信他这匹马。它虽然敏感,但绝对忠诚。就像上次在温泉谷森林的表现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对仄铎大人的问题,稚英认真想了想才说:“可能是野兽,而且离我们很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仄铎轻轻点头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从马儿进退失据的反应看,盯上咱们的野兽应该不止一头。它们分散四周,在寻找机会。”稚英继续分析,“所以我认为是狼的可能性比较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很好。”仄铎大人表情有些怪异,就像是听见了什么内心期待已久的消息,却不愿让人看出苗头,“依你看,咱们今天本来还应该走多远才宿营?”他又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考虑有野兽跟着的因素吗?现在天色尚早,还不到宿营时间。”稚英谨慎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从天色来看,我们至少还能赶两个时辰的路。”仄铎大人微微颔首,“不过,今天我想早点宿营,让人和马都有足够时间休息。这地方很适合宿营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人,我没什么意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种事哪能由我决定。稚英心想。

        仄铎大人似乎已拿定主意。他目光扫过众人,不紧不慢的说:“大家听好,咱们可能被一大群狼给盯上了。狭路相逢,各位好生准备,今夜怕是难免一场恶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那就来吧。”有人嬉笑着说。

        申无去翻身下马,走到稚英身边,表情似笑非笑,“你刚才还想说什么?”他问。

        稚英看了看一旁仄铎大人,见他已转身过去安排卸马扎营,便对申无去说:“我想,咱们有十三个人,十九匹马,而且全副武装。通常情况下,面对这样一支队伍,狼群是不会主动攻击的。它们或许会寻找机会打马的主意,但绝不会轻易靠近带兵器的人。狼非常聪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说,你认为这情况不同寻常?”申无去压低声音继续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想是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里是白界边

    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    缘,食物难觅,那些狼又很少见过人,所以不知道害怕也不奇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动物天性都一样,狼其实很怕人。”稚英转头看了看,见其他人都没在听他们说话,于是也压低了声音,“我是说,我从没碰到过这种情况,也没听老猎手们说起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紧张,小兄弟。”申无去表情古怪地看着稚英,“这种情况你本该早有准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”稚英说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,便问:“你是说,咱们遇上的也许不是狼,而是比狼更凶猛,更狡猾的野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认为还有比狼更凶猛,更狡猾的野兽?”申无去扯了扯嘴角,微微一笑,“不管咱们遇上的是什么,我只想告诉你,这一战已不可避免。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稚英认真看了看申无去,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公省岙,你带个人往四周看看,记得多设些铃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仄铎大人已开始发号施令,再没往他们这边看上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公省岙正在设法安置那些仍躁动不安的马,闻言转身叫上狄畏,两人重新翻身上马,往前方林子里去了。其他人也没闲着,围绕地上那块大青石开始搭设帐篷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天,大多数时候他们并不搭帐篷过夜,而是就地裹着毛毯睡。这样虽然睡得不舒服,但节约时间。值得庆幸的是,森林里没什么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啦,动起来,”申无去对稚英说,“穆夷徒,你能帮忙看看周边地形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稚英抬头瞧了瞧,走到前面,选了棵松树就往上爬。要想对四周地形有所了解,最好的办法就是爬到高处进行观察。稚英身子瘦长,四肢灵活,爬起树来像只长臂猿,很快便隐入树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能看见雪山,周围除了林子,别的什么也没有。”他在树梢上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待在上面,注意观察。”仄铎大人高声吩咐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营地很快就初现雏形。

        时间宽裕时,路上也搭过两次帐篷。他们带的这种帐篷并非普通布料缝制,而是经过处理的柔软兽皮,轻巧保暖,且十分结实,不易被锐物划破。只是搭起来有些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 稚英居高临下进行观察。他发现这次的扎营方式与以往大不相同。

        下面那些人首先一起砍树,很快堆积起一摞“树棍”——他们只选不太粗壮,但已足够结实的小树和直树枝砍伐。接着才开始陆续支起帐篷。

        帐篷围绕那块岩石共起六顶,呈环形布局,帐篷开口统一朝内,彼此相对。每顶帐篷间竖立起数根笔直的树棍,以五道上面扎着铁蒺藜的绳子连为一体,形成封闭围栏,围栏只留一处开口,如同营门。营门左右分别插了几根一头削尖的木桩,尖端朝外,形同拒马。

        随行物资及将要派上用场的兵器全都堆放在营地中间那块空地上。那些此刻已卸下鞍具,浑身光溜溜的马则异常老实地待在一旁。

        马默伯父从小就给稚英讲过,这便是野战军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久,稚英又接到了新任务。仄铎大人让他跟晟原一起去把马喂饱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从树上下来,穿过“营门”回到以那一大块岩石作为地板的营地中央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呙涂与沮壑,还有刚回营的公省岙和狄畏四人在沿着营地外围“种植”树桩。他们将剩下的细树桩一头削尖,依然尖头朝上,以一定角度一根根插进地下,敲深埋实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片稀疏的林子里有些草,虽然大半截埋在雪下,只露出草尖。但毕竟可以供马啃食。

        仄铎大人交代了,他们不能离开营地太远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实上那些马儿也不肯走远。跟下午一样,马儿离开营地中心便显得十分不安。要让它们安心吃草可是件难事。可仄铎大人说了,最好让它们全都吃饱。

        由于马儿越来越难控制,稚英和晟原并没在外面待多久就把它们牵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奇怪的是,那些马儿一进营区就老实了,鼻孔也不再喷气,变得异常安静。它们被集中在营地中央,紧紧挤作一团。此时夕阳还没下山,营地里数堆篝火已噼啪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挨着临时“马厩”的地上摆放着从包裹

    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    里取出的一大堆箭矢,还有沾了沥青的布。陈灭和胥独兄弟正一支支往那些箭上缠裹沥青布,每缠好一支就箭羽朝上丢进箭桶。稚英和晟原拴好马便主动去帮他俩做这件事。每装满一桶箭,陈灭就会拎到四堆篝火附近去放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营里共生了五堆火,四堆分别在东西南北,中间一堆火靠近马儿,上面横着铁架,烤着从望关驿就一只带着不舍得吃的廘肉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天色已是黄昏,森林里暮色渐浓,光线暗淡,唯有营区火光熊熊,一片通明。

        帮着把那些箭上统统缠好油布之后,陈灭扔给稚英一袋没缠油布的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用这个。”他对稚英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前他们已给稚英发了猎刀和镗弩。这种箭是标准制作,既能以弩,也能以弓发射。这些装备其实跟格里村猎人用的几乎相同。只是他们好像更喜欢用能发射火箭的猎弓,而非镗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咱们这些人里此前唯一到过这片森林的人,”营地中央,刚从外面转了一圈回来的仄铎跟申无去面对面蹲在地上,低头小声交谈,“来,把你所记得的地形再给我讲讲。”仄铎在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我没记错,这附近有条小溪,看,应该就在这里,”申无去手里攥着根树枝,在覆盖着薄薄一层积雪的岩石上画着,“我们大概是在这个位置。”他在一条细线旁画了个圈。

        营地里火光通明,地上画的线条能看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溪是从雪山脚下流过来的。”仄铎伸手指向申无去画的另一条粗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一直到这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此刻在小丘上,下去后沿着小溪走,就能直达我们要去的地方,对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也是穆夷徒一直带我们走的方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好像很相信他。”仄铎抬头看了看离自己不远的稚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相信他,也相信自己的判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仄铎轻轻点头,“我们都应该相信他。”说着,他忽然又话锋一转,“对了,你说的那条小溪有名字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以前没有。不过那次之后,卫所档案上将它标名为冷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很好,那以后它就叫冷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给,大人,趁热吃。”独眼华厄摇晃着庞大身躯从篝火边走来。他的手里拎着烤廘腿,“这天气,很快就会冻得啃不动。只是少点辣椒。”他一根手指在嘴里嘬了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叮铃铃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阵清脆的铃声忽然从远处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华厄举着烤廘腿怔在原地。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“叮铃铃……”令人不安的铃声再次响起,就像是刚过去不久的那阵声音又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敌袭!”他扔掉廘腿,暴吼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华厄扑过去抓武器时,公省岙也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身后,狄畏和沮壑紧紧跟随。三人从地上各自抓起一张猎弓,分别跑到几处篝火边,从离得最近的箭桶里抽出箭搭弓上弦,迅速做好了战斗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 稚英瞬间想起,公省岙曾在营地外围安装什么警戒铃。刚才响起的,想必就是那玩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有敌来犯?他看见仄铎大人也已站起了身,正不慌不忙观察四周。申无去和晟原则拎着弓等待命令。稚英再转头看向另一边,呙涂举起如同小树般粗壮的手臂,用力敲下最后一根拒马桩,然后带着成谯、?戈往营区内返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全体撤回防线!”仄铎大人高声下令。“你,赶紧上树。”他对稚英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棵树在营地外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的树都在营地外。稚英一开始有些发愣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很快反应过来,从地上捡起装得满满的箭袋背在身上,二话不说便朝外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朝外冲,呙涂往里跑,因为营地只有一道出入口,两人差点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幸好稚英动作敏捷,身子一侧,一手扶着挑起的木桩,灵巧地从上面一跃而过,然后一溜烟跑向在上面待了半下午的那棵树,三两下爬上去,猫着身子骑坐在那根从树瘤分出的粗枝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听见仄铎大人在继续对他下令。

        大人说,他的任务是在高处警戒,而且可以自由放箭。

        (本章完)

  https://www.17kxsw.com/42_42478/14104268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17kxsw.com。17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17kxs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