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k小说网 > 借住后,小黏人精被傅二爷宠翻了 > 第七百七十九章

第七百七十九章

        江年年一夜未眠。

        时淮南拎着手里的粥走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江年年疲惫的抬了抬眼睑,看到来人,努力的笑了笑,“来啦,怎么不多睡会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时淮南在旁边坐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手上动作不停的打开了热粥,嘴上说着,“我是有多没心没肺?你觉得你一个人在这里,我在酒店里还能睡得着?把粥趁热喝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江年年开口说自己没有胃口之前,时淮南先一步说道,“别让阿姨担心,也别让我们这些关心你的人担心,乖,把粥喝了,别阿姨还没有醒过来,你就把自己的身体给熬坏了,我……和小鹿这些关心你的人,我们都会心疼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年年只好把粥接过来,一口一口的喝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喝到一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江年年实在喝不下去了,“我饱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时淮南把剩下的半碗粥接过来,直接用江年年用过的勺子,继续吃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江年年愣了一下之后,心跳不太正常了,“时大哥,我……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开口之后小姑娘才意识到这个时候,如果说这件事情反复会显得更加尴尬,就立刻的想到了另外一个话题转移了,“昨天晚上睡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时淮南一边喝粥一边说,“还可以,我隔壁的——就是你那位高中同学,打了一晚上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年年哭笑不得,“还是没睡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时淮南摇了摇头,“也不是,刚开始的时候觉得吵,后来不知不觉睡着了,也睡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杨俊峰也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也给江年年带了早餐。

        走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杨俊峰下意识的逃避时淮南,不想去看时淮南一眼,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了江年年,“你最爱吃的我们高中学校附近的酸辣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时淮南抬了抬眼眸。

        江年年已经双手接了过去,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俊峰坐在了江年年另一边,“不用谢,那时候我们都翻墙出来买,每次拜托我们一起买的,都会有个你,其实我不怎么爱吃酸辣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年年虽然已经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对于老同学的好心,又不好意思拒绝,只好打开了酸辣汤,有一口没一口的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时淮南把剩下的半碗粥吃光之后,“我有点事儿,下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然后拿着自己吃完的垃圾,就直接朝着电梯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杨俊峰这才有机会和江年年单独相处,“你和他……是什么关系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年年拉回了视线,“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俊峰哦了一声,“我看他年纪应该比我们大一点,还没有女朋友吗?长得帅,又很优秀,没有女朋友不太正常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年年笑了笑,“这是别人的隐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俊峰连忙说,“不好意思,我不是故意窥探别人隐私的,我就是觉得好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年年随意的说,“可能是没有碰到合适的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年年本来一路上经过了高度的紧张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在路上吃了些饼干。

        又经过了一晚上的焦灼,所以早上吃一点白粥,暖了暖胃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偏偏吃完了白粥之后,又勉强喝了半碗酸辣汤,胃里就有些不舒服。

        剩下半碗酸辣汤实在喝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杨俊峰看到之后,“吃不了就别吃了,我把垃圾扔下去,有什么需要我去买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年年摇了摇头,“俊峰,医院里我一个人就可以了,你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俊峰只是笑了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拿着江年年吃剩下的半碗酸辣汤下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在电梯门口又和乘着电梯跑上来的时淮南相遇了,杨俊峰立刻别开视线,不敢也不想和时淮南对视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一个进去一个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时淮南回到了江年年的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口袋里摸出来了一板药,递了过去,声音愤愤不平的说,“大早上谁喝那玩意儿?胃里是不是不舒服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年年拿着那一板治胃的药,嘴角的笑容缓缓地扬起来,“谢谢时大哥!”

        等到医生上班。

        时淮南陪着江年年进去了主治医生的办公室,主治医生告诉江年年,“你妈妈是后脑勺受到了剧烈的撞击,导致了颅内出血,但是幸好抢救的及时,现在已经没有危险了,除此之外,还有小腿骨骨折,胸前软组织挫伤等一些大大小小的问题,不过这些休养休养就好了,只要今天病人能够醒过来,就没有大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年年点点头,她自己也是医生,对医生的话也都明白,“我知道了,只是医生……你知道我妈妈是怎么受伤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主治医生说道,“我听跟着救护车去的同事说,好像是争吵的时候,不小心从楼道上摔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年年脸色一白,“谢谢医生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时淮南的一只手搭在江年年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给了江年年在此时此刻孤立无援的时候,无与伦比的安全感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人一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江年年的声音就变得更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时淮南忽然握起江年年的手,朝着旁边的应急通道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应急通道里很黑。

        唯一亮的便是墙壁上挂着的红色的表示应急通道的标志的牌子,很小很小,而且亮光也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    时淮南一把将江年年按在自己怀里,手指轻轻的揉着江年年的后背,“别憋着,想哭就哭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概过了三秒钟。

        江年年压抑的哭声才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江年年窝在时淮南的怀里,双手紧紧的抓着男子胸前的衣襟,由刚开始压抑的哭声逐渐变得撕心裂肺。

        压抑了将近二十个小时的情绪,终于在时淮南的怀里一瞬间发泄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

        江妈妈是下午醒过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看到了面前的女儿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年年趴在床前,“妈,你感觉怎么样啊?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你终于醒了,吓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妈妈虚弱的碰了碰女儿的手,“我没事儿,我能有什么事?就是摔了一跤,你医院里要是有事的话就赶紧回去吧,你给我找个护工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年年摇了摇头,“我没事,我请了假,我在这里照顾你,你就只有我一个女儿,要是连自己生病的时候,女儿都不在身边,那女儿还有什么用,妈妈,你还记得你是怎么摔倒的吗?”

  https://www.17kxsw.com/29_29206/15822880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17kxsw.com。17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17kxs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