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k小说网 > 三国器灵系统 > 第二十章这才是真正的茶叶

第二十章这才是真正的茶叶

        “多大的实力?”刘序陆羽笑了,声音清脆悦耳,“你当时什么实力?你马哲过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存在,就是个特例吧?”刘序无语,多少年没变的马哲,也该发展了,有多少现代物理研究,驳斥了他的理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其实告诉你也无妨,只是怕会打击到你呢,小弟弟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序一脸“这都不是事儿”的表情:“连陆羽是女的,你身为系统前世是人,我都能接受,还有什么能让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怎么变成系统的……”陆羽的声音淡泊如水,“这,你就没考虑过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”刘序闻言,如骨鲠在喉,支支吾吾什么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刘序,刘序哥哥!”张婕在远处挥着手,招呼刘序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序只得放下自己的事情,一路小跑,赶向张婕的方向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婕轻轻的喘着气,脸上染了一层诱人的胭脂红,调皮的汗珠,紧紧地偎在额头,抱乳的婴儿似的,丝毫不肯松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给,你看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张婕递过来的斗笠,刘序愣了愣,伸手向凹陷处摸了一把,拈出几片叶子,用指甲掐了掐,又凑在鼻尖,细细的观察闻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挺嫩的,叶子的形态大小也刚好,只是……”刘序随手掐下一枚芽尖,递给刘序,“给,你闻闻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婕愣了愣,不知刘序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试试就知道了。”刘序看张婕没反应,催促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婕接过嫩芽,疑惑的看着它,除了叶片中间大片发紫之外,跟自己摘的茶叶,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这种嫩芽张婕也看到了,她觉得很难看。而且直觉告诉她,那么难看的东西,应该是生了病,味道是不会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时刘序主动把它递过来,张婕也是蒙圈了,她犹豫的拿起嫩芽,轻轻的嗅了嗅,感觉也没怎样吧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张婕看着刘序,想讨个说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序什么都没说,一挑眉,又随手折了根带紫色的茶叶,抛到嘴里,咀嚼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脏!”张婕脑海的第一个反应,就是推开刘序,但回想起之前挑衅的动作,不服输的张婕,强忍着心中的不适,闭着眼睛,把嫩芽丢到了嘴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婕回想起小时候的父亲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总是把自己带到一片漂亮的草地,指着不同的植物,把它们的名字告诉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更多的时候,是自己叼着根草杆看着她独自玩耍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婕曾经向父亲索要过草杆,那时,在她看来,那草杆比什么都好吃……当然是没尝过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次吃草杆,那味道她记忆犹新。苦涩的不像话。她问父亲,为什么喜欢吃这羊吃的东西。她父亲只是摸着她的头,笑着不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这次吃茶叶,张婕本是抗拒的,不过再坚忍强大的底线,也经不起挑衅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印象中的苦涩并没有出现,这味道有些甘甜,但更多的是沁人心脾的清香。当然,新鲜的叶子不会好吃,但与记忆中的相比,实在是好太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在尝尝你的。”刘序以为张婕沉浸在茶叶的香味中,颇为得意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了紫色茶叶的先例,张婕不疑有他,从斗笠里,捡出一个看起来干净些的,擦了擦,填入口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噗!”张婕把口中嚼碎的茶叶吐了一地,随后,又怕吐不干净似的,连吐了好几下,看得刘序好不痛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样?”刘序斜勾起嘴角,看笑话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点也不好吃……”张婕话刚出口,忽然意识到了什么,双手用手捂住嘴巴,脸也涨得通红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序捧腹大笑了一会儿,才悠哉悠哉的问:“知道哪里出问题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。”张婕的脸红得更深了,言罢,夹着斗笠转头就跑,也不管掉了一地的叶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若是让掌门看见,估计他死的心都有了!”刘序抬高嗓门,故意大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明显是说给张婕听的,心思单纯的小姑娘最容易着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呀,你别说了。”张婕的嗓子,尖声叫破了音。气急败坏的样子,配上狼狈仓皇的身影,像极了上蹿下跳的猴子,别提多喜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序觉得好玩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乎每个年龄段的男孩儿,都喜欢欺负同龄的女孩子。或是街边的一个口哨,或是一句调戏的话,看着姑娘们的窘态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总在不经意间,认为这是所谓的爱情,并致力于寻求新鲜法子整蛊她们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行为尚显青涩幼稚,却满载着青春的洒脱自然和放荡不羁。

        每当有人开始阻止自己再生此类念头时,很遗憾,又一个人学会伪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宿主,一般这种叶子也有用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呃……”刘序有点发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茶园,都用这种叶子晒干,当柴火用,火旺,清香,不会让茶叶染上苦味、土味、烟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序慢悠悠的逛着,看远处的山,想思念的人。累了,便找几片还看得过去的茶芽,草草了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庞德公自是不会来催的。来之前,刘序告诉他,慢工出细活,要想喝好茶,就要等。

        庞德公居然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序想了很多,全是很早的事情,早到没来到三国,早到不认识小卡,早到高中退学时,老师怜悯的目光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此间发生的一切,对一个孩子来说,实在是太波动的厉害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眼前层峦叠嶂,刘序忽然很想叫一嗓子,就像是受到天地的呼唤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~山的子孙呦——”刘序双手握成喇叭状,深吸一口气,又道:“爱太阳咧~”

        心中的郁气仿佛一下子舒展开了,全身的毛孔都跳动着,扑通扑通的心脏,也兴奋个不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太阳那个爱着呦,山里的人呦!”刘序前两句只能说是悠扬,后两句却充满了放松的喜悦。这一刻,他得到了莫大的满足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有心事者放下心事,当伪装者褪去伪装,还有什么比这更轻松呢?

        别说,这山歌不愧是山歌,不愧是万千劳动人民工作中,智慧的结晶,声音不大,却传遍了五座山,甚至传到了庞德公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孩子,终于放开了。”庞德公笑了笑,继续闭上眼睛神游天外去了。

  https://www.17kxsw.com/0_3/98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17kxsw.com。17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17kxsw.com